????他嘴角噙着笑,手掌即将碰到秦鱼腹部的时候。

????他的手指还没碰到衣服,指尖就被空气中生长而出的碧绿木气缠绕了,以迅速又恐怖的速度渗透进血肉。

????那一瞬,月锦怀墒面色大变,当即启动灵甲,但慢了一步,它进入血肉的时候就已经释放了毒素,这毒素侵入血肉,作用于灵力,灵力被毒素侵染,被禁锢。

????所以...他..身体疲倦了。

????即将倒下的时候,秦鱼用两根手指拎住了他的衣领,轻而易举提着他,且对视着近距离之下对方惊骇盯着她的目光。

????秦鱼微笑,轻描淡写道:“是不是很震惊,孤道青丘竟然也会用毒,而且这么厉害。”

????“没法子,我本质上是个好人,我这般好人,看起来又特别柔弱可欺,最容易被你们这样的坏人对付了。“

????“我只能自保啊...研究一些毒术,不过以你这样的人,也只配用上我这最一般的毒术了。”

????“太高端的,你配不上吧。”

????“你似乎很害怕,是觉得我说了这么多,暴露了真面目,是会杀了你吗?”

????“你想太多了。“

????她拎着他的衣领拖着他的身体在地板上行走,走到第三间房间前,顿足。

????”我不喜杀生。”

????她在门口把人扔下,手掌一翻,拿出一排银针,一根根银针在眼前闪闪发光。

????月锦怀墒睁大双眼,嘴巴张开,想要呼喊,但秦鱼一根银针扎在他咽喉,灵力输入,他嘴巴跟脑袋顿时无法动弹。

????刷刷,一根根银针扎在他身上。

????“好了,还剩下二十根,诶,不用白不用。”

????秦鱼一甩手,二十根银针全部飞射下,集中扎在某人两腿之间。

????月锦怀墒眼眶顿时猩红,里面几乎要滴血了。

????因为太痛苦了!

????——————

????门被推开了,娇娇已经熄灭了熏香,拿着香烛把玩,而南宫之筠身上也盖了一件衣服,这衣服是秦鱼平常穿的,娇娇那的储物空间也准备了好多,刚刚进门后就随手给南宫之筠盖了。

????之所以要盖...

????秦鱼瞥了一眼,瞧到南宫之筠虚弱又惊讶的样子,挑着眉走过去。

????“这么惨的么?”

????她用手指挑起披在南宫之筠身上的外套,看到南宫之筠的衣衫已经被解开了,露出里面薄薄的内衬,连肚兜都能看见,但月锦怀墒没有得手。

????被秦鱼打断了。

????秦鱼知道,因为房间里还有她控制的蚂蚁。

????“这一个个的,看起来名门正派,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秦鱼把外套重新盖上了,但解了南宫之筠的毒,只是隐晦瞥了南宫之筠的玉佩一眼,却没动手。

????南宫之筠能动弹后,不急于恢复,只是气若游丝对秦鱼道:“你会解佩术么?解同契灵佩。”

????秦鱼睨了她一眼,“求我?”

????南宫之筠看着她,脸色苍白,“怎么求?”

????这么认真?好像打击很大的样子。

????秦鱼收敛了戏弄,直接指尖掐印解下了这玉佩,入手后,她翻看了下玉佩。

????“你这玉佩...好生歹毒啊,难怪你连发传音的能力都没有。”

????“这灵佩是噬灵玉所炼,外壳还附了一层隐匿咒法。“

????”有点意思啊。“

????南宫之筠被吞噬的灵力已经开始恢复了,坐起后,自己拢了衣带,”是很有意思。“

????她抬眼看秦鱼,”你一点都不好奇我为何会佩戴这枚灵佩?“

????秦鱼:“好奇啊。”

????南宫之筠:“你好奇,但你不问。”

????秦鱼:“因为我不问,你就想告诉我?”

????南宫之筠垂眸,“不是我想告诉你,是我想告诉我自己。”

????“被唯一信任的朋友插了一刀,其实挺痛的。”

????娇娇闻言愣了下,跑到她面前,看了看那玉佩,嘀咕一句:“你朋友送你的啊?就说你缺心眼吧,有个这么虚伪的未婚夫还跟他一个屋,还有个这么腊鸡的朋友,你是不是瞎哦。”

????娇娇不太会安慰人,嗯,他们初见那会,秦鱼就深有感受。

????现在南宫之筠无疑也被娇娇“安慰“了一波。

????效果醒目。

????南宫之筠那表情...一言难尽。

????秦鱼捂住娇娇的嘴巴,搂在怀里,转移话题道:”你怎么样了?“

????南宫之筠:”不碍事...“

????秦鱼:”你得碍事些才好。“

????南宫之筠一愣:”你的意思是...“

????秦鱼起身,”这件事得收尾,也总有人死,怎么死,为何死,都得有个说法。“

????南宫之筠:”月锦怀墒死了?你师兄师姐在外面?“

????她自己忽然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蠢,秦鱼能安然进来救她,肯定是月锦怀墒已经被制服了。

????秦鱼瞥了她一眼,”我应该比你想象的厉害一些,他也比你想象的弱很多,可以站起?“

????秦鱼扶着南宫之筠起来,到门口一看。

????南宫之筠:”...“

????秦鱼:”是不是很像刺猬,是不是很解气?“

????南宫之筠:”谢谢。“

????秦鱼:“谢什么,我又不是为你弄的...说实话,我进来后,他还想非礼我。”

????南宫之筠皱眉,垂眸冷笑,“他估计修了邪术之法,采阴补阳..”

????“估计是吧。”

????秦鱼居高临下看着已经被针法折磨得痛苦到口吐白沫的月锦怀墒。

????“被你看上,好生荣幸。”

????“我等下会放你走...”

????不用等下,秦鱼直接放开了人,月锦怀墒哪怕疑心对方为何要放自己逃走,也不敢逗留,于是他飞快化作流光要冲出大厅前院,从雪见海那边逃走,流光才刚要飞出前厅。

????站在房间走道上的秦鱼双手结印,嗡,一轮碧绿光轮在手中生成,接着,她手指一并,在半空一划甩而出。

????嗡,光轮飞出,直接轰在月锦怀墒的后背上。

????它碰到人体的时候,扩张,爆炸,反复切割。

????轰然一声巨响,连人带大半个前厅都被这一绿意彪悍的爆炸光轮轰了出去,轰出了前院,也轰在前院栏杆界限上的禁制上。

????动静如此大,让附近许多修士都反应过来。

????一片吃惊。

????“怎么回事?”

????“好像是大秦的月锦怀墒那...”

????“看看?”

????“那青丘好像就去了他那,莫非...”

????不用莫非了,因为他们都听到了那边区域传出一道声音。

????“月锦怀墒,你无耻!”

????女声,绵柔,温软,是他们熟悉的那位孤道青丘的声音。

????只是此刻的青丘道友好像颇为虚弱跟气愤。

????喊完这一句之后...

????刷刷刷,几十道残影飞到了月锦怀墒等人所在区域的平台上,见到了被击毙的凄惨月锦怀墒,血肉模糊,已经毙命了。

????也见到了炸毁的前院。

????前院中,南宫之筠在,孤道青丘也在。

????不过这两个女人状态都不太好。

????这种状态让人看一眼就能联想到许多许多,可以从中串联描绘出好大一出戏。

????——————




欢迎大家访问:奇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qiyixiaoshuo.com/book/86191/1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