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太古修法

小说:轮回之业 作者:徐凌风 我要报错
????乍闻新词,江枫却是闻所未闻,只能垂首道:“诚心受教。”

????文斌合扇轻敲掌心,犹豫道:“其实以你目前的境界过早接触这些东西,知晓太多对你的心性成长没什么好处,但我斟酌再三后还是觉得让你提前知晓一些倒也无妨。”

????江枫无声颔首,文斌缓缓道:“太古纪元,三界初分,界律法则尚不如今世这般严苛,红尘业界有六天道、六邪道、六魔道共十八道并存,这一十八道的传承之法,才是仙、邪、魔三道之修真正的修炼之道。

????“可是太古末年,诸世界定,六天道仙修道法传承尽归天界,人间不存;六魔道遁入五方魔界,红尘业界只余‘幽冥道’,最终却也传承尽失;六邪道随邪祖败亡而被放逐,不知所踪,人间仅留‘情欲道’,却也断绝邪修传承。至此,太古修法一十八道,人间再难寻迹。”

????江枫压下心中震撼,问道:“六魔道中的幽冥道最终分化为幽罗宗和冥月教,六邪道仅存人间的情欲道也只剩下情欢宗这个差缺的传承?”

????“不错!”文斌肯定道。

????江枫心疑道:“文府立世不过千年,即便算上古周岁月也不过与云霄殿相当,这些人间难闻的秘幸你又是从何得知的?莫不是文府府主真有通天彻地之能?”

????文斌摇扇自负道:“文府府主无通天彻地之能,但我有!”

????江枫眉头一挑,晴儿罕见插嘴道:“江公子,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小姐可是号称博古通今,真书万卷藏心海,人间世知九分,天界事知五分,地幽界事知五分。”

????“那我不奇怪了。”江枫细细思量,心中再疑:“可是这一十八道修炼之法中却无你所说的神道修法啊?”

????文斌答道:“这才是造成钟世奇如此可怕且独一无二的真正原因,若他只得六天道中的任意一种修法,尚不足以令我关注至此。”

????江枫疑惑道:“此话何解?”

????文斌反问道:“你是如何理解‘神’的?”

????江枫答道:“受封于天,凌然于世,超脱自然规律,主宰芸芸众生,无所不能,不可思议的超凡存在。”

????文斌摇头道:“你说的是凡俗眼中的‘神’,我问的是修士意义上的‘神’。”

????江枫张嘴讷讷,最后还是茫然摇头,只道:“晴儿姐姐曾与我简单讲解过土地神只的存在,我不知道这算不算。”

????文斌瞥了一眼身旁的晴儿,说道:“‘神’分两种,一种是‘真神’,而另一种则是‘伪神’。”

????江枫若有所思道:“单从名称上看,应不是单纯的指代境界,那么此二者真正的差异应该就是你一直强调的修炼之道的不同。”

????“孺子可教!”文斌称赞道,“伪神者,受天庭玉册封神,立神只位,享人间祠奉,在地则为土地神只,在天则为凌霄神官。这类修士虽得飞升金阙,朝拜高尊,立身不朽,但本质仍为修仙练气士,空有神名,更需受天条戒律监管,莫说真仙,甚至远不如天仙逍遥,故称‘伪神’也!”

????文斌停顿一息继续道:“真神者,则是指依神道修法修炼,与天地竞逐,立身不朽的修士。这类修士已有别于练气士,不争神名,只求真道,不求外物,只求己身,不尊天地,只尊自我,以人力逆世而上,最终成就力踏天地之境,此之谓‘真神’也!”

????江枫震撼道:“你的意思是,钟世奇就是这第二类人?”

????文斌肯定道:“不错!钟世奇确实是纯粹的神道修士,但我却始终有一点疑惑。”

????“什么疑惑?”江枫问道。

????文斌沉声道:“太古纪元之前,神道兴盛,仙道式微,可是太古末年,随着太古众神不知何故突然集体消失无踪,仙道才得以逐渐兴盛,但神道修法也因此几乎断绝,我不明白钟世奇是从何得到正统神道修法的。”

????“钟族传承?”江枫给出一种可能。

????文斌否定道:“且不论神道修法太过艰难,钟族若有此传承,十三地就没文府什么事了。”

????两人没有在这无果疑问上多做纠缠,文斌继续说道:“今世修仙之法,王道也好,单一也罢,皆只在练气士范畴,真正的神道修法是逆天之法,非六天道仙道修法传承,不得真道,又怎能抗衡钟世奇的极道压制?”

????江枫疑问道:“那你如何能压制钟世奇?莫非文府传承有六天道的仙道修法?!”

????江枫乍惊而起,文斌却否定他的推论。

????“六天道传承不存于世,文府又怎会有?再者,神道修法虽不在一十八道之列,但我从未说过他们之间是并列关系。”

????“那……”

????江枫一字方出,倏然想到另一个更加震撼心魄的推测,霎时瞠目失言,直勾勾地盯着文斌的眼睛。

????文斌郑重颔首道:“神道修法不在一十八道传承之列,而是……凌于其上!”

????江枫猛然瘫坐在靠椅上,双目无神,喃喃道:“钟世奇神道修炼已至何等程度?”

????文斌答道:“十年前不过初窥门径,如今应已登堂入室。”

????江枫嘴角忽然泛起一抹嘲讽意浓的苦笑,却是心中苦涩,嘲己无知,当他还在为身为王道修士而沾沾自喜时,钟世奇早已凌然众人之上,遥遥领先,他一个未得太古修法传承的小修士,如何与之并世争雄?

????文斌淡然道:“我知此时告知你这些,难免动摇你之心神,但或早或晚,无论你是否会去争那青年一辈第一人的位置,钟世奇终究是你必将直面的极道顶峰。”

????江枫双手扶椅,闭目深呼吸良久,才重新睁开双目,眼神再次回归坚定。

????文斌目露欣慰,随即迅速掩藏,只是浅尝一口眷神思,摇扇轻笑不语。

????江枫指向文斌问道:“再次回到我的问题上,你,如何能压制钟世奇?这也是我的另外一问,更是至今仍萦绕在心,久惑不解的最后一问——你以何能统帅文府,甚至令十三地宗族万修心悸臣服?”

????文斌轻笑道:“我知你早有试探我真实修为的想法,又何必寻这拐弯抹角的借口多此一问?今日允你便是!”

????此言一出,莫说江枫,就连晴儿也是乍然一惊,霍然转头看向文斌,多少年了,自昔年文武道会后与钟世奇一战至今,小姐已十年未与同辈修士动过手了。

????她急忙看向江枫,眼神示意,暗示他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江枫却置若罔闻,他确实好奇,否则也不会生出此念,更不会有今日一问。

????姜凌恒的修为他观之不透,但定然远胜于他,流云无迹的修为境界他亦不知,但无恨宫一战,能令真我境巅峰的叶清宫主如此慎重对待,必是实打实的真我之境,姜凌恒与流云无迹争锋多年,修为境界应是相若。

????那么文斌呢?

????文斌不过三十一岁,而立之年,年岁比之二者不过相差几岁,身为文府府主的她又达到了何种境界,与姜凌恒和流云无迹二者相较,是大有不如,还是伯仲之间,亦或是远胜于此?

????江枫好奇,早已迫不及待,他问道:“另择别处?”

????文斌徐徐站起身来,笑意不减,却带着无法言喻的自信。

????“不必!”

????晴儿微移半步,似想要出言制止,文斌却抬手道:“无需担心,他是求证,不是求死,我自然不会动真格。”

????话音方落,尚不及晴儿松一口气,文斌忽然放下常执于手的折扇,随即又摘下腰间玉佩,掌指间印决变化,解除身上禁制,主动散出气息。

????江枫舍利金光入眸,瞳孔却乍然一缩,文斌的修为,竟只有界空境中期!

????“很意外?”

????文斌神态自负,轻笑间气势猛然暴涨,却至顶峰后突然急速下降。

????界空境初期,丹鼎境后期,丹鼎境中期,丹鼎境初期……

????直至她的修为境界降至神海境初期,文斌依旧没有停止,而是更进一步,将修为压制到长生门境界。

????惊疑未定,江枫未因此而感到庆幸,更没有丝毫的掉以轻心,而是截然相反的严阵以待。

????江枫目光锁定文斌,极念功迅速运转,游走周身经络,如江河奔涌,刹那千里,但下一瞬,文斌身形骤然消失,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后,并指为剑,凌空斩下。

????江枫心脏一缩,霎时屈膝折身,双指剑气萦绕,迎向文斌剑指。

????以剑指对剑指,破文斌极盛之势!

????交锋刹那,文斌剑指势若破竹,如锋刃破宣,瞬破江枫攻势,就在剑指临近江枫头顶之际,文斌忽然改指为掌,虚空向下一压。

????电光火石之间,江枫只觉万钧巨力骤然临身,如背负泰岳,甚至不及坚负一息,已被文斌压到在地,面赤如染,青筋暴浮,跪匐苦撑,汗如雨下。

????“这不是修为压制!”

????江枫惊愕地发现,文斌身上散出的修为威压自始至终都只在长生门境界,而自己体内的修为运转竟出现凝滞异况,感知也出现迟钝,更出现本能的战栗,十成能为,未战已先去五成,宛若那妖兽之间,上位者对下位者天然即存的血脉压制。

????正在江枫惊魂不定之际,他突然感觉自己身上重压猛然一松,人已被文斌握肩提了起来。

????江枫急忙擦去颊边汗水,却仍是重喘不息,惊恐地看着文斌,莫说求证,反而疑云更盛。

????文斌回到座前,重设周身禁制,戴回护身玉佩,复又执扇轻摇,却未入座,而是重新走到江枫面前,风轻云淡道:“有何感觉?”

????江枫惊疑不定道:“那是什么?”

????“可有似曾相识之感?”文斌再问,依旧不答。

????江枫低头细细回味,数息后猛然抬头脱口而出道:“王道压制!”

????文斌猝然合扇,尽敛笑意,声若洪钟大吕,郑重其事道:“这,就是太古修法传承中凌驾于一十八道传承之上,唯一可与神道争锋的太古道法,至尊仙道!”

????“至尊仙道”!

????短短四字,字字如雷音贯耳,震撼江枫心魂,他的双手情不自禁的颤抖,激动地看着文斌,恳求道:“教我!教我如何修炼至尊仙道!”

????文斌沉声道:“可以,但不是现在!”

????她重新坐回座位,没有理会江枫脸上失望的神情,解释道:“神道修炼难如登天,至尊仙道的修炼同样步步艰难,否则,何称‘至尊’二字?”

????文斌语重心长道:“九州十三地至今,唯我一人修炼至尊仙道有成,姜凌恒勉强算是半个,但他最终仍未功成。你想修炼至尊仙道,非有决心即可,还要耐得住性子。”

????江枫激动道:“我可以!我可以耐住性子等,十年,二十年都无所谓,只要你肯教我。”

????文斌阖目颔首,对江枫摆摆手,平和道:“今日便到此为止吧!你回去后先平复心绪,之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

????江枫无声离去,晴儿忧心忡忡道:“小姐,你真要传授江公子至尊仙道的修炼方法?毕竟就连凌恒少爷当年也失败而归,此道之难,已非‘登天’二字即可简单形容。”

????文斌轻嗯道:“他身上有着凌恒表哥所没有的先决条件,是大好的试验材料,若能最终修炼功成,那以后钟世奇的问题我就不必再多加挂心了。”

????她随即又道:“此事言之尚早,紫微十局之后,便看他自己的机缘造化了。”

????……

????(未完待续!)


欢迎大家访问:奇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qiyixiaoshuo.com/book/84726/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