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位红海天使座下的一位天使里应外合配合下,墨得斯竟然真的活捉了那个红海天使!这也是他们这些古代英雄前所未有独一无二的功绩了。

????然而,根据墨劳斯的述说,红海天使不曾忘却他的变术和诡诈;首先,他变作一头虬须满面的狮子,继而又化作蟒蛇;接着又变成山豹;然后,又变成一头巨大的野猪;再然后,又变成奔流的洪水;最后,他还变成一棵枝叶繁茂的参天大树。

????墨得斯笑着,似乎在消除当时的紧张,面对一位大能的天使,谁也不知道他会搞出什么名堂,甚至不知道这样的容忍他们捉住他,是他在开玩笑,还是真的不是他们的对手,接着说到:“不管他怎么变化,变成什么,我们都按照那个天使叮嘱我们的,紧紧抱住他,以我们的坚忍和刚强。还有胆大妄为;当狡诈多变的老头儿,就是一个天使变成了老头儿的模样,估计就是在那些海豹面前好装样子,和它们亲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装扮限制了他的发挥还是怎么的,那老头儿似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当然是似乎如此,他开口对我问话,说道:‘你是哪位天使?是不是奉了那位高高在上的大能这之命,设法要你把我伏抓,违背我的意愿?你想要什么?他想要什么?’

????“听罢那老头气喘吁吁的这番话,我开口答道:‘你知道我的用意,老人家,为何还要询问搪塞?瞧,我已被长期困留海岛,找不到出离的路子;我已备受折磨,心力憔悴疲伤。请你对我说告,你们这样的天使都是无所不知的,是天使中的哪一位把我拘困,不让我回家?告诉我如何还乡,穿过鱼群游聚的大海。’

????“听罢我的话,红海天使装扮的老头开口答道:‘你早该奉献丰足的牲祭,给那位高高在上的大能者,也就是天使的总管,还有各位神通广大的天使,如此方能登上船板,以极快的速度穿越酒蓝色的大海,回抵家乡;你命里不该现时眼见亲朋,回返营造坚固的家府,世代居住的地方;你必须返回红海的水路,那是高高在上的大能者设降的水流,在那里举办隆重神圣的牲祭,给不大能者、统掌辽阔天空的天使,此后,众天使会让你如愿,给你日夜企盼的归航。’

????“听罢红海天使这番话,我心肺俱裂,因他命我回头水势混沌的洋面,回返红海水道,再经航程的艰难和冗长;但即便如此,我仍然开口答话,说道:‘我会照此行动,老人家,按你说的做;但眼下,我要你告说此事,要准确地回答,那些我的同乡还有国人,那些被我和斯托耳在我们乘船离开西乃山东城之际,留在身后的伙伴,是否都已归返,乘驾海船,安然无恙?他们中可有人丧命凄惨的死亡,倒在船板上,或牺牲在朋友的怀抱里,在经历了那场战杀取得胜利以后?’

????“听罢我的话,老人开口答道:‘墨得斯,为何问我这个?你不应了解这一切,也不应知晓我的心肠;一旦听罢事情的经过,我敢说,你一定会泪水汪汪!他们中许多人丧命死去,许多人幸免灾亡,首领中死者有二,身披铜甲的国人中的英壮,面对回家的路航;至于战斗,我无须多说,你已亲身在场;另有一位首领,仍然活者,困留在汪洋大海的某个地方;挪卯已经覆亡,连同他的海船,修长的木桨;起先,海洋天使把他推向一块巨岩,以后又从激浪里把他救出,而挪卯如果骄狂忘胡所以,很可能已经逃离灾难,尽管羊眼天使恨他,可是他不该头脑发昏,口出狂言,自称可以靠自己就能逃出深广的海湾,从而蔑视天使的愿望;海洋天使听闻此番话语,放胆的吹擂,当即伸出粗壮的大手,抓起三叉投戟,扔向那块石岩,破开它的峰面,一部兀立原地,一块裂出石岩;裂石捣入水中,就是挪卯息坐和放胆胡言的地方,把他打入无垠的大海,峰涌的排浪!就这样,挪卯葬身大海,喝够了苦涩的水汤;另一位英雄,就是联军的统帅挪戊,总算保得性命,带着深旷的海船,躲过了死之精灵的捕杀,得救于一位天使的帮忙。

????“然而,当挪戊驶近陡峻的悬壁的时候,一股骤起的风暴将他贴裹着扫离航向,任他悲声长叹,颠行在鱼群游聚的汪洋,漂抵陆基边沿,那里,从前,它是斯忒斯的家乡,现在,索斯,斯忒斯之子,在那里居家;但是,即便在那个地方,顺达的归程还是展现在他的前方:天使们扯回和风,把他送还家乡;挪戊兴高采烈,他这位见多识广联军总统领,比打了大胜仗还要高兴!他急匆匆踏上故乡的口岸,手抓泥土,翘首亲吻,热泪滚滚,倾洒而下,望着故园的土地,心爱的家乡!然而,一位暗哨眺见他的回归,从了望的哨点,狡猾的索斯把他带往那边,要他驻守监视,许下报酬,两塔兰同黄金;他举目哨位,持续了一年,惟恐挪戊滑过眼皮,致送凶暴的狂莽;暗哨跑回家院,带着信息,报知民众的牧者;索斯当即定下凶险的计划,从地域内挑出二十名最好的英壮,暗设谋杀,排开宴席,在宫居的另一方;然后,他出迎挪戊,兵士的牧者,带着车马,心怀歹毒的计划,将他引入屋内,被返乡的喜悦高兴得忘胡所以的大英雄挪戊,全然不知临头的死亡,让他敞怀吃喝,然后行凶谋杀,像有人宰砍一头壮牛,血溅槽旁;挪戊的属从无一幸存,索斯的下属亦然,全都拼死在宫房。’

????“听罢这番话,我心肺俱裂,坐倒沙地,放声嚎哭,心中想死不活,不想再见太阳的明光;但是,当我满地打滚,痛哭哀嚎,满足了发泄悲愤的需要,出言不错的红海天使开口发话,对我说道:‘别哭了,墨劳斯,别再浪费你的眼泪,眼泪帮不了你的忙;倒不如尽量争取,争取尽快回返,回返你的故乡;你或许会发现索斯仍然活着,虽然斯忒斯可能已经下手,把他宰杀,如此,你可参加他的礼葬。

????“红海天使一番话舒缓了我的心胸,平抚了我高傲的情肠,尽管愁满胸膛,我那时开口吐出长了翅膀的话语,对他说道:‘我知道上述二位;现在,是否请你告我第三人的情况,此人可是仍然活着,受阻于宽森的大洋,还是已经死了,尽管伤心,我愿听听这方面的讯况。’

????“听罢我的话,海洋老人开口答道:‘那是老拉麦卓绝的第六子,我曾见他置身海岛,掉洒豆大的泪花,在那里的一个海妖的宫居,他是被那个海妖强行挽留,使他不能回返乡园,因他既没有带浆的海船,亦没有伙伴的帮援,帮他渡越浩森的大海;但是,至于你,大能者照顾的墨劳斯,那些天使却无意让你死去,在马草丰肥的西乃山地方和你遇到的许多其它地方,那些天使将把你送往北山之前的平原,大地的尽头,那里生活安闲,无比地安闲,对尔等凡人,既无飞雪,也没有寒冬和雨水,只有阵阵徐风,拂自红海的波浪,轻捷的西风,悦爽凡人的心房,因为你有芙蓉为妻,也就是深受天使照顾的婿男。’

????“说完这些话,红海天使潜回大海峰起的水浪;我返身海船搁聚的地方,我的那些伙伴们和我同行,心潮起伏,随着脚步腾颠。当我们来到海边,停船的滩头,大伙动手炊餐,迎来黑夜天使的到来,然后我们平身睡躺,在浪水冲涌的沙滩旁过了一夜。

????“当年轻的黎明天使,垂着玫瑰红的手指,重现天际的时候,我们有开始了一天的繁忙;首先,我们把木船拖入闪亮的大海,在匀称的海船上竖起桅杆,挂上风帆;然后,我等众人登上船板,坐入桨位,以齐整的座次,荡开船桨,击打灰蓝色的海面,回到红海边那些居人的疆域,达能这降聚的河水直到那里;我停船滩头,敬办了隆重的牲祭;当平息了天使的愤怒,那些个个个神通广大的天尊,我为挪戊堆了一座坟冢,使他的英名得以永垂。

????“做毕此事,我登船上路;天使们送来顺推的海风,把我吹返亲爱的故乡,以极快的速度回航;终于回到我久别的家乡;现在,我看这样吧,你就留在我的宫居,直到第十一或第十二个白天;到了那个时候,我将体体面面地送你出走,给你丰厚的礼物,三匹骏马,一辆溜光滑亮的马车;此外,我还将送你一只精美的酒杯,让你泼洒奠酒,对不死的天使,记着我的好意,终生不忘。”

????己明听罢墨得斯这番话,善能思考的己明答道:“墨得斯叔叔,不要留我长滞此地,虽然我可坐上一个整年,毫无疑问,坐在你的身边,不思家归,不念父母;你的话语,你的谈吐使我欣喜,激奋得非同寻常;但是,我的伙伴已感到焦躁不安,而你却要我再留一段时间。至于你要给的礼物,最好是一些能被收藏的东西,我不会接受驭马,带往我要前去的地方;还是让它们留在这儿,欢悦你的心房;你拥有这片广褒的平原,遍长着三叶草和良姜,长着小麦、稞麦、还有颗粒饱满雪白的大麦,而我的家乡却没有大片的平野,没有草场,但是那里是个牧放山羊的去处,景致比放养马群的草野更漂亮;群岛中没有一个拥有草场,让你赶着马儿溜达,全都是傍海的斜坡,我的家乡,是最具这一特征的地方。”

????听罢这番话,啸吼战场的墨劳斯咧嘴微笑,伸出手来,抚摸着他,出声呼唤,对他说道:“你血统高贵,我的孩子,从你的话语中亦可听出;所以,我将给你变换一份礼物,此事我可以做到;我将从屋里收藏的所有珍宝中,拿出一件最精美、面值最高的佳品,让你带走。我要给你一只铸工瑰美的兑缸,纯银的制品,镶着黄金的边圈,斯托斯的手工,得之于一位王者,在返家途中,我曾在他的宫里栖留,他送给了我这份礼物,现在,作为一份礼物,我要以此相送。”

????就这样,他俩你来我住,一番说告;与此同时,宴食者们已开始步入王者的厅堂,赶着肥羊,抬着裨益凡人的美酒,带着他们的妻子,那些女人都掩着漂亮的头巾,送来宴食的面包。就这样,他们忙着整备食肴,在厅堂里头。

????与此同时,挪己的宫居前,求婚者们正以嬉耍自娱,或投饼盘,或掷镖枪,在一块平坦的场地,一帮肆无忌惮的人们,和先前一样。提努斯和马科斯坐在一边,二人是求婚者们的首领,他们中远为出色的俊杰;就在这个时候,厄蒙,提努斯身边,开口发问,说道:“提努斯,我等心中可已知晓,或是全然不知,己明何时回返?他走了,带走了我的海船,而现在,我正有事要用,渡过海域,前往宽广的一处农场,那里放养着我的十二匹母马,哺喂着从未上过轭架的骡子,吃苦耐劳的牲畜;我想驯使一头,赶离它的群伴。”

????他言罢,众人心中惊异,不曾想到王子已去了外地,以为他还呆在附近,在他的牧地,置身羊群之中,或和牧猪的迈俄斯混在一起。

????这时,提努斯答道:“实话告我,己明何时出走,哪些年轻人随行?是族里的精壮,还是他自己的帮工,他的奴隶,他有这个权力;告诉我,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让我知晓这一切:他之带用你的海船,是凭借武力,强违你的意愿,还是征询你的意见,得取你的同意?”

????顶点




欢迎大家访问:奇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qiyixiaoshuo.com/book/84521/1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