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穿越前的现代世界里,某些热点地区经常会爆出些诸如:哪个哪个武装用某国产的无缝钢管组装出大炮、哪个哪个势力将某国产的煤气管改成火箭弹……或是液化气罐被当榴弹使、玩具无人机化身战场侦察工具这样——听上去很搞笑,却并不是笑话的新闻。但除了有趣以外,在这些段子的表象背后其实是现代世界发达的冶金和制造水平的体现:当这两者都达到一定程度,军用民用之间的界限鸿沟确实将变得可以逾越。

????遗憾的是,现阶段冰火世界的基础科技树高度,离那条“为所欲为线”还差得远。

????后冠镇第一铸造车间生产的头一批炮管两个月前就已经浇注冷却成形,却连哪怕一次真正的试射都没进行就被下令封存,艾格之所以这么做,不是刻意藏着掖着想留大杀器以对付活人,而是确实遇到了困难。

????赠地眼下铸造炮管的技术,其实基本脱胎于……不,应该说完全就是维斯特洛现有的铸钟工艺。大致操作流程如下:在君临、旧镇这样的大城市花费重金公开招揽雇佣有经验的铸钟匠,拉到赠地来后给他们看艾格亲自画的示意图,要他们按需求动工。一通繁忙工作后生产出来的东西,你可以说它是铜炮,但其本质上是拉长+纤细版的铜钟,挂高一点立马就能敲响倒是毫无悬念,但要变成火炮,却还差了好多步。

????鉴于材质是物理性能较好的铜而非铁,断裂、炸膛之类的风险可以在优先考虑榜上往后靠。但“铜钟变炮”至少还需要经过下列步骤:首先使用锉刀之类的打磨工具对金属炮管表面进行打磨,将容易造成应力集中的毛边和洞眼都去掉,然后使用镗刀对炮管内部进行镗光处理,使其尽可能的平直以保证发射速度和精度,最后在“铜钟”尾部钻出火门孔,一门能打的铜炮才算是大致完成。

????只要肯花费时间精力,以上操作凭这个世界的技术水平还是能办到的。这些都不是阻碍艾格在异鬼来袭前将火炮投入实用的最大原因,真正的障碍在于:火药……准确地说是硝严重不足。

????……

????就算一门真正的炮成功铸造并后续加工完成,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会使用——同样是火药武器,扔爆弹谁都会,操纵火炮却得训练专门的炮兵。后者需要大量教学、练习和实弹射击,才可能试验出守夜人产业自产火药的合理装药量和使用方法,并让士兵彻底记住正确的操炮流程、掌握基础弹道学并对观瞄技能心中有数。

????当然,还有最最重要的——靠习以为常,来确保自己人不会在战时被火炮的轰鸣吓到。

????以上条件毫无理论难度,只是需要消耗火药方可进行。在赠地尚未建立稳定火药供应链,仅有艾格冒险出马从君临产业园里带出来的不足两吨硝石的情况下,强行启动火炮上马计划必然会面临以下两种结局里的一种:

????要么是没培养出合格的炮兵就匆匆迎战,结果在战场上手忙脚乱,发挥不出发射型热武器的真正威力;要么是烧钱……不,烧火药培养出了合格的炮兵,结果却在这过程中消耗了过多的火药资源,导致真正接战时根本无火药能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更别提,火炮在对付尸鬼潮和异鬼上的效率和可靠性,还真不一定有简单粗暴的“爆弹+野火”来得高。别的不提,光后冠镇防御战中那个在夜色里躲在三百米外的夜王,就是龙晶火炮决计对付不了的目标——霰弹够不着,实心弹打不准,至于开花弹……光一个小小的引信,就压根不是短时间内能搞出来的。

????解释不必太多,龙钢爆弹抛射一举立功、长湖之战后整个赠地加起来都不足百枚的龙晶爆弹余量——事实证明,艾格当初没有急躁地拔苗助长强行投入不成熟武器的决定是正确的。

????但,正确的决定也有其时效性。爆弹虽好用,却没法拿来征服世界,随着最后壁炉城熬硝场内已产出硝石的发现、北境其它地方资源收集工作顺利进行的消息同样传来,那个被中止雪藏、名字都不能说的神秘项目,终于是时候重启了。

????***

????进行战争准备并不复杂,但想秘密进行的话……就没法靠艾格远程遥控完成了。即使明白把女王扔在最后壁炉城自己先离开有些不礼貌,他依旧不得不郑重地当面解释后暂时道别——在留下华纳·布克威尔领千余可靠精锐保护丹妮莉丝和受伤的龙后,艾格带着剩余大部队拖着第一批硝赶回了后冠镇。

????生命不息,战略忽悠便不能止。艾格返回后冠镇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依旧是演戏:他浑然不提为女王争夺铁王座之事,而是径直开始组织“塞外远征”。

????简单而短暂的庆祝结束,长湖血战落下帷幕后的首批全赠地指令在信鸦和传令兵的携带下奔向各个要塞。守夜人总司令郑重宣布,这场对异鬼的战争正式由战略防御阶段转入战略反攻……系列具体命令如下:1、进行人员兵力调动,从各要塞村寨抽人手收复并重新填充先前被主动放弃或是被异鬼攻破屠杀一空的大峡谷-长夜堡间诸多要塞;2、恢复战前巡逻、严禁各要塞士兵擅自离开驻地和责任区域、重新开展日常操练甚至加大强度,挑选精壮强悍的居民扩充游骑兵军力;3、命令重建的影子塔、黑城堡和东海望三座要塞尽快挖通战前灌水封堵的出墙隧道,为出塞远征进行准备工作。

????安排完这一系列既能当烟雾弹也能强化自己对赠地控制力的工作后,他提前派人召集的武器研发部门也差不多全到了大厅内。艾格离开个人办公室前往会议进行地,召开了一场并不冗长但信息量十足的会议——在这场研讨会上,他照着早早就已进行好的规划,向后冠镇的全体技术行政人员分组分部门安排了火炮实射试验、重铸改进和炮术研究、编写和训练等诸多任务……

????伴随着身份和地位的变化,脑子里那点现代人的超前观念和知识早已不再是艾格唯一的底牌和倚仗,相反,手底下人试错所耗费的时间和成本却是全得由他来承担的——所以,他不仅分配任务,还顺带将自己记忆里那点可怜巴巴的、科普级别的相关知识也毫无保留地全掏出来倾囊相授,为面前这帮“古代”的科研人员们指明了大体方向,希望他们走的弯路越少越好。

????火炮的上马,是战争准备中“硬”的部分。但很显然,发动一场战争,“软”的部分其实涵盖范围更大。研讨结束后,艾格解散了大部分参与者,只留了一个外人——来自君临的外聘冶金专家,托布·莫特。

????亲自从七国之都将其请来赠地来重铸“光明使者”时,艾格主动开出了整剑五分之一龙钢的高价码,但同时却要求在战争结束后再支付报酬。托布·莫特怕艾格赖账选择了呆在后冠镇坐等自己的酬劳——闲着也是闲着,他考虑了下后便也接受了前者开出的高工资,在等候的时间内向守夜人产业的技术人员传授冶金知识和经验……本只是找点事干干,谁知受整个赠地之都蓬勃奋发的精神感染(当然钱到位是必不可少的),倒真投入了些心思和精力带“徒弟”,一来一去,他竟渐渐从一个外聘专家混成了半个内部人员,和守夜人的关系也如相识多年般亲近了不少。

????……

????“莫特师傅。”艾格伸手请对方坐到自己面前的位置里,面带微笑地开口了,“感谢您能放弃君临的良好环境跑来这天寒地冻的鬼地方支援守夜人,没有您认真而卓有成效的工作,守夜人就算依旧能赢下这一战,也得付出更大代价。这份功劳再怎么夸大也不为过,现在,战争已经结……算是基本结束了吧,我们谈好的五分之一报酬,七十一的五分之一是十四又五分之一,我……”

????“只要十支就好了。”以为艾格是想谈这多出来的五分之一怎么处理,托布·莫特同样面带微笑地回复,“能与守夜人在这样一场守护七国力挽狂澜的大战中并肩,是我此生最大的荣耀。后冠镇遭受死人攻击那夜的经历,我能让我孙子都吹给他孙子听——多出来的那四又五分之一支龙钢箭,算是我对守夜人军团的尊重和敬意了!”

????并肩作战显然是好听的说法,事实是:托布·莫特在后冠镇防御战那夜缩在内堡的房间里裹着被子瑟瑟发抖,连半个尸鬼的影子都没见着,心里还在一个劲地痛骂艾格把自己带到这鬼地方来、顺带懊悔自己怎么没干完活就躲回君临去。

????但随着太阳重新从东方升起,从躲了一夜的房间里走出来,望着几成废墟还冒着青烟的后冠镇外城、看到围墙外堆积如山烧也烧不完的尸骸、闻着空气中那股蛋白质和脂肪燃烧的恶臭……再亲眼目睹女王骑龙从天而降、目送着浩劫余生还敢组织起来追击敌人的后冠镇部队远去。一切惊恐、懊恼便全都化作了震撼和自豪——虽然他确实半个能动的尸鬼都没干掉,但他确实经历了这一战不是!

????只要艾格肯以守夜人官方的身份承认射杀异鬼之王的箭是他铸造的,他不要报酬都没关系。在一个行业里混到顶尖的位置,钱财什么的身外之物他早已不怎么在乎,名气和吹逼的资本才是他最重视的!

????“啊?噢,您误会了,我不是在纠结零头。”艾格愣了一愣,随即笑容更甚,“我给您进一位,十五支!您可以任选十五支光明使者带回君临去,只要接受守夜人官方的排号和命名,随便您是收藏还是出售。但我还想请您再帮个忙。”

????“大人您说,但凡我做得到,在所不辞!”托布·莫特感觉从来没哪句承诺能说得这么真心过。

????“真正的‘光明使者’只铸成了七十一支,另外六支是我让您用瓦钢零料凑的。此外,在异鬼突破峡谷攻陷长城沿线系列要塞后,我们还临时将其中二十支拿出来铸成碎片填入了爆弹中,也就是说,这世上——真正的光明使者只剩下五十一支。这一点只有一小撮内部人士知道,我当初让您对此保密,您应该没到处说吧?”

????“那是自然,咱又不是小孩子,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不可以说还能不清楚么!”

????“感谢您的合作……可惜坏消息是,即使是这五十一支真正的光明使者,也在战争中被全部用了一遍,我虽下令尽量回收,但最终也只收回来没到一半,不足三十支。至于剩下那二十多支是真的在混战中损坏、遗失了还是被底下士兵偷偷藏起来打算卖钱了,我永远也没法知道,也不可能大张旗鼓去追查。”艾格叹了口气,作无奈状:“可以想象——待战争彻底结束,很快就会有一堆人拿着不知道是偷来、捡来还是藏起来的、搞不清真假的‘光明使者’,声称是在战场上捡到的,然后到处叫卖,想蹭守夜人这场传奇胜利的热度发财。与其任由这样的混乱局面出现,导致我们手里剩下的‘真·光明使者’价值缩水、传奇感和真实性也打折扣,我们何不干脆自己来吃这红利?”

????嗯?

????托布·莫特年过半百,何其精明老练,听完想了一会,渐渐瞪大了眼睛:“难不成……我再铸四十支赝品,凑齐七十七支?”

????“在我来自的地方,有句话叫,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艾格笑着,既不点头也不正面回答,“光明使者的真假,不就和那所谓‘历史的真相’一样?真、假,根本无关紧要,只要我们两个承认它是真的,哪怕它是假的也是真的,反之,即使是真的,只要我们不承认,那它也是假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我们两个——铸造者和第一任所有人——说了才算!”

????——




欢迎大家访问:奇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qiyixiaoshuo.com/book/84404/470/